设为首页
联系站长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灵通站_智能气功资料库 >> 文章 >> 理法园地 >> 正文  
  要把智能气功科学纳入共产主义思想体系         
要把智能气功科学纳入共产主义思想体系
[ 作者:庞明    转贴自:《智能气功科学》总第6期    点击数:7862    更新时间:2004-5-27    文章录入:yong

在中心工作人员集训会上的报告之一
要把智能气功科学纳入
共产主义思想体系
庞    明
1993.2.11(根据录音整理)

 

(编者按)“中心”工作人员集训,1990年冬进行了一次,那次是业务集训,教练五元庄功法。1991年冬,“中心”东迁至秦,冬训是在艰苦的建校劳动中进行的,白天劳动,晚上庞老师亲自带领大家站庄。1993年2月这次集训,主要是全面提高对智能气功科学的认识,不仅从气功科学的高度认识智能气功,而且要把智能气功真正纳入社会主义相神文明当中,纳人到共产主义思想体系之中。从这个高度认识智能气功,才能把智能气功事业更好地推向前进,才能使“中心”在气功事业中担负起它应肩负的巨大历史使命。

庞老师在“中心”工作人员的思想建设上一贯不遗余力。几年来曾多次讲党课:“坚定为共产主义奋斗的信念”“胸怀共产主义大目标,做好本职工作”。这次集训,庞老师又亲自讲了四课,是对前两次党课内容的具体和深人,极大地开阔了“中心”工作人员的视野,提高了认识,鼓舞了干劲。四次讲课,我们将分两期刊出。

集训结束时,“中心”党总支副书记曹毅同志代表总支对集训作了总结,各部领导和群众代表就今后如何再上一个新台阶表了态。本刊下期刊出。

先从智能气功科学讲起。智能气功是干什么的?人们对气功的了解和认识往往只局限在气功是简单的技术、方法问题。有人看作是医疗技术,有人看作是一种出奇制胜的新鲜的江湖表演技艺。这都是十分片面的,是把气功简单化了。气功是一门高级的尖端的复杂的科学,是研究人的本质规律的一门学问。认识了人的本质,掌握了规律,人才能一步一步地向前发展,走向自由。

人的本质是什么?有史以来就众说纷纭,各家各派都有自己的看法:一、神学认为人的本质就是灵魂。人活着灵魂在肉体之中,人死了灵魂继续存在。这是神学思想,是我们智能功所不取的,它在理论上站不住脚,在实践上也得不到证明。二、佛学认为人的本质是“四大和合”。“四大”指地、水、火、风。有形的东西、硬的东西是地,流动的、液体的东西是水,火热的、有温度的东西是火,流动的、无形的东西是风。世界上的一切都是四者和合而成,人也是一样,人的本质是没有的,人的表现就是四大和合,人只是个假象而已。这也是智能功所不取的。三、近代搞科学的人认为人是机器。现在很多科学家搞电脑,搞机器人,认为将来有朝一日机器人就变成人了。这是机械唯物主义的说法,把人的社会性、独立性、自主性、道德、义务感等忽略了。他们只把人看作是简单逻辑的演算。这也是智能气功所不取的。四,还有一种二元论的说法,认为精神、肉体都存在。人不是一个本质,而是两个。现在有不少讲辩证唯物主义的人实际上把人也看作是二元论,认为人只有肉体的存在,精神是“非存在”“非物质”,把精神、物质对立起来。这也是我们不能同意的。五、中国古代提出“气”的一元论:人的本质就是气,天气、地气、人气。这似乎和气功有相同的东西,但没有真正把人的本质勾画出来。中国《黄帝内经》认为人是精、气、神的统一体。这一观点有点和气功学接近了,但它仅仅是从总体上把人的概貌描绘了一下,没能讲清人的统一本质是什么,三者是怎么统一的。中医里讲形,肉体、五脏、六腑、脑都是形。它是怎么变化的,最早在《内经》中有过一段论述:食物,外界东西,有两个性质,“阳为气,阴为味,味归形,形归气,气归精,精归化,精食气,形食味……”但以后没有沿着这个路子展开。对精气神的关系只讲经络连着形体,气血能生成神,“气血者,人之神”。真正的统一也没讲清楚。六、现代搞心理学的说:“人是一种行为,行为就是本质。人和动物没有区别,研究动物心理也就是研究人。”把人动物化、简单化了。人本主义心理学认为“人是一种精神,要求自我实现。”自我实现是什么?没有作出回答。

马克思主义认为:人的本质不是一个简单的抽象物,而是人的社会关系的总和。人的本质——人之所以称为人,就在于人要处理社会关系。马克思还说:人的主要特征是——人是自由的自觉的人。人和动物不一样就在于人有自觉、自由。动物是把自己的神经活动和生命活动结合在一体了。比如动物要想吃东西,一想找东西马上就走了,它没有另外一番独立的思考,计划一下到哪里去找……动物有时象是会“劳动”,如蜜蜂可以采花粉,酿蜜,筑巢,似乎有一套计划、规则,其实那是本能的表现,前面和后面并没有什么联系,而且它们只能按自己本能的生命活动去“劳动”。如果把蜂窝破坏了,它可以再做一个,但不会修理。因为筑巢是按它内在的生命活动中遗传下来的固有信号去做的。人就不是这样了。人可以按照自己各种需要去劳动。其区别在于人有意识,意识活动——精神活动是独立的。人的整个生命活动就是完成意识活动的指令。人本身似乎是有两部分:一是生命活动,一是意识活动。我们的肉体活动,走路、办事情、各种行动、各种运动,这是形体的生命活动,这种生命活动是服务于精神活动的。用马克思的话说:生命活动是完成精神活动的一种手段。比如前几天你在家里想:快开学了,我得回去。这是一个意识活动。肉体活动——生命活动就去买票,买票的行为是为完成意识活动的指令的,是服务于意识活动的。人的本质就在于人的社会性,在于精神活动是自由的自觉的。这是马克思对人的本质的回答。

我们智能气功怎么看人的本质?我们用马克思辩证唯物主义观点来阐述人的本质,并且把马克思对人的本质的论述从生命科学的高度来解释,使它更具体化、更容易理解了。智能气功科学认为,人的本质就是建立在生命活动基础上的意识活动和在意识活动指导下的生命活动的规律。意识活动是在生命活动的基础上建立起来的,这个生命活动,包括微观的细胞代谢层次的生命活动和宏观的躯体的活动,离开了人的生命活动及在此基础上大脑皮层的各种生理变化,就谈不上有意识活动;意识活动反过来又去支配在精神统一下的生命活动。人的生命活动不是随意进行的,而是受精神统帅的,人的身体本来就是精神、物质的统一,这个统一的过程也是精神随时随地地支配、调节、控制肉体活动的过程。这就是智能气功对人的本质规律的看法。既然是建立在生命活动基础之上的意识活动,反过来支配、统帅生命活动,这就说明意识活动不同于生命活动。这种意识活动在身体里边是最根本的东西,是统帅的东西,有其独立性,不能和生命活动划等号。有的同志会问,这么一讲不就和过去的灵魂学说一样了吗?灵魂学说认为肉体无关紧要,关键是灵魂。我们认为精神活动建立在生命活动基础之上,没有生命活动就谈不上灵魂,谈不上精神,这是根本的区别。灵魂学说把人的精神活动无限扩大了,把它的独立性无限扩大了。我们讲,意识——精神对生命活动有独立性,但不是绝对独立而是相对独立的。生命活动有独立性了,它自己就可以随时随地活动,用各种方法活动,它的这种活动是自由的。人脑子一想,出了这么个念头,又出了那么个念头,象水泡,冒一个又冒一个,自由的,谁也管不了它。你想控制它,不让它出念头,控制得了吗?想控制这也是个念头,也是它自己冒出来的,谁也管不了,它是独立的。马克思讲人的本质特征是自由的自觉的,就是从这个意义上讲的。

智能气功科学就是研究人的生命本质及其规律的。人的本质规律既然是自由、自觉,那么,什么叫自由,什么叫自觉?这些在《简明智能气功学》第四章第一节“意识和意元体简述”中讲了,在大专教材《智能气功科学基础》(混元整体理论)一书中有一章叫“意识论”专门讲意识、意识活动的特征,脑子里出个念头是怎么出的,为什么出这个念头,它们是怎么活动的,对生命活动是怎么起作用的,意识的自由、自觉是怎么表现的等等,这就是智能气功科学的任务。现在哲学对这些问题没有进行研究,好多人认为意识是“非存在”,讲一讲哲学观点可以,但对意识本身研究不了。这样,哲学中的意识理论就难以成为广大人民真正的知识并用以指导自己的行动。搞气功科学关键就是要研究生命活动,而生命活动的本质就在于意识。我们说人的本质是“建立在生命活动基础上的意识活动”,这是一个意思,“支配在意识活动指导下的生命活动’这又是一个意思。两头是生命活动,中间是意识活动把它们衔接和集中起来。智能气功科学就是研究这些规律的。真正把意识活动掌握了,人就更加自由了。这是从气功科学谈人的本质。虽然还没展开来讲,但已经可以看出,智能气功讲人的本质是从生命科学的高度把马克思讲的人的本质具体化了。但是这和共产主义有什么联系?下面讲第二方面的问题。

什么是共产主义?

目前人们对共产主义有许多误解。当然,那些诬蔑“共产主义不要家庭、共产、共妻”的言论,姑且置之不理。按一般正常的理解,共产主义是什么?马克思在谈到共产主义时,谈了有三种对共产主义的不同理解:
    第一种,把共产主义简单地看作是对私有制的否定,把资本家私有财产没收了,扬弃了私有制变为公有,就是共产主义。这个“公有”为国家所有,而且每一个人都要突出这个“公”,把每个人的特长都消灭掉,大家都一样;一切财物你有一份我也有一份,不能分的就砸掉;大家都是工人,给国家做工,向国家领工资。其实这种“共产主义”仍然没完全摆脱资本和雇佣的关系,而否定人的个性,剥夺每个人的专长,恰恰是私有制的特征,是私有的极端表现。对社会财产的平均分配,形式上是公,本质上没离开私有,平均来源于嫉妒,资本主义的竞争则是嫉妒和平均的结果。所以马克思批判这种“共产主义”是粗陋的共产主义。

第二种,在政治上是民主的或专制的(如议会制的或君主立宪制的),在经济上是废除私有制的。看起来似乎懂得要废除私有制,但不懂得“私有”的全部含义及其在一定历史条件下的积极意义,要全面消灭私有。马克思讲过,利己主义和自我牺牲同是自我实现的形式。全面消灭私有是一个历史的范畴,在一定的历史过程中私有还是有积极性的。人们总要前进,要发展,要生活得更好些,这种积极性还是好的嘛!而一概否定私有,这是原始的,还没完成的共产主义,不是真正的共产主义,还须要向前发展。

第三种,认为共产主义是对私有财产的积极的扬弃,是“人向自身、向社会的人的复归”,“复归”这个词不好理解,应该是“展现”,使人和人的本质在人性上和社会性上得以展现,把人的本性展现出来。因为人从脱离动物界成为人的那一天起,实际上并没有把人的人性完全展现出来,只有能够展现出来以后才是共产主义。人性如何展现出来,首先是要对私有制进行积极的扬弃,把私有去掉,但又要保留私有的某些积极部分,使之发扬提高。人还是人,人活着都有自己的生活,生活和私有不能划等号。我们在《简明智能气功学》“涵养道德”一章第一节“道德综述”中讲过:人在生长过程中,在婴儿时期有一种求生的本能,愿意自己吃得好些,生活得好些。“为生”是生命活动的本能,只有当这种为生的本能向前发展并扩大起来才成为私。私是从为生演化过来并包含有为生的因素。当生命活动和私相联结的时候,私还有积极性。所以马克思讲,私有消灭以后人的本能才得到解放。人的本性的解放,是以人的一切方面的解放为前提的,到那个时候,人就是自然的人了。当然,人本来就是大自然界的一部分,有它自己的功能,但人在社会中变了样子,被私有和私有观念把人扭曲了。把私有去掉之后,人的自然性就表现 出来了,即所谓“自然的人”。马克思说,如果站在自然主义的角度来看,它是完成了的人道主义。“自然的人”是指在人和人的接触中有了人的特征——人有思想、有意识,要处理人际关系,在这个过程中表现出的人的本性即人道主义。站在人道主义的角度来看,它是完成了的自然主义(人道主义、自然主义原是费尔巴哈用过的词,马克思用这个词对共产主义作了正确的阐述)。为什么这样讲呢?在自然界人不同于动物,其特殊性就在于人有意识,意识是自由、自觉的。这个自由自觉是通过自然的发展而形成的。人是大自然(宇宙)的一部分,意识是大自然对自身的认识——自己认识自身。在大自然中人和大自然没有什么区别,人身上的各种元素如氮、氢、氧、碳、硫、磷、钾、钠、铜、铁、锡……复杂点的如蛋白质、脂肪、淀粉、维生素、酶……都是自然界的,人是自然界的一部分,只不过人是有意识的自然界,是有意识的自然界中的一块。所以站到人道主义来看人,它是完成了的自然主义。到了共产主义的时候,人和自然界就是这样的关系。这是马克思讲的共产主义。从这里我们理解马克思讲的废除私有制的共产主义,是以否定私有制为终界来肯定共产主义的。社会的发展就是不断的否定之否定的过程,原始公社制度被私有制社会所否定,共产主义又否定了私有制。共产主义的确立,是以否定私有制作为终界来完成的。马克思说,这样的共产主义在不久的将来就成为有效的组织形式,但它不是我们发展的目标。而真正的共产主义不是以否定私有制作为自己的终极目的,而是作为共产主义自身的肯定,即人的本质的自身肯定。什么叫人的本质的自身肯定?人的本质是社会联系,当人把私有观念去掉了,人就得到解放了,解放的首先是我们的感觉、感知、意识的解放。私有不能简单地理解为对物(如土地)的占有,私有观念则是比对物的占有更加深入、普遍、深刻。在私有制度下说“这是我的,这东西归我。”当它的所有权属于我时,那是我的。我吃、我穿、我要,我同它的关系就是:“这是我的。”这是私有制,私有观念。有了私有观念你的意识就不自由了,当你占有它的时候,它同时也就占有了你。如水杯是你的,那末你就是水杯的。为什么?你得总惦记着它,把意识拴在它身上了,它占有了你的意识,你就成为被动的了,不是自由的了。比如明朝的李贽(李卓吾),他学佛、道、儒三家功学得都很好。他对富贵的看法是:“佛家视富贵如枷锁,道家视富贵如蛇蝎,儒家视富贵如浮云。”他练功时虽懂得了这些道理,可自己还做得不够。他功夫很高,有本事,一练功把自己练得没有了,看不着了。阎王爷一看生死簿说:“李卓吾该死了”。可是李卓吾练了功不死,于是叫小鬼捉他。阴间也有一套系统,从阎王爷到县里的城隍,到村里的土地爷,都拿不到他,再找还是没人。阎王爷说,“你们到山前桌子上看看有没有一个鼻烟壶?鼻烟壶是李贽的心爱物,你们把他的鼻烟壶拿走他就出来了。”小鬼一看果然有鼻烟壶,就喊:“李卓吾出来,要不就把鼻烟壶摔了!”小鬼刚把鼻烟壶拿起来要摔,李卓吾出来了,小鬼拿链子一套,把鼻烟壶碰碎了,鼻烟壶碎了心不连着它了,人又没有了。当然这是一个神话故事,但它说明了一个道理,就是讲练功人不能贪,你有了“贪”字,想占有它,它就占有了你,占有了你你就不自由了。你不是自由的就可能死。不是阎王爷抓你,是你的意识分散了,不是整态心理,心态变了,四分五裂了。我们学古人要学习积极合理的东西,扬弃坏的东西。私有财产就是这样一个东西,你要占有它,它就要占有你,你就不自由了。要从这样的高度来看共产主义。
    马克思讲:到了共产主义一定要摆脱贫困。贫困一般人都以为是物质生产。当然包括物质生产,到了共产主义必须是物质的极大丰富,但这只是一方面。马克思讲的贫困还包括感觉的贫困。我们的感觉——人的眼、耳、鼻、舌、身感觉系统由于被“私有”占有了,都是从“我”出发的,因此就被局限化了。你看到一个东西好,“真好啊!”一高兴,对生命活动一刺激,气一生发就行了,事情就过去了,能做到这样就自由了。可是在私有观念下,好的就想要,买,钱又不够,感觉要归属于我,感觉到了这样贫困的地步,为“我”为“占有欲”服务了。当真正把私有去掉之后,占有欲没有了,感觉系统就被解放出来了。一个东西好就好,好也是客观存在,好对你起了作用也还是好。这就真正成为客观的东西了,“我如何占有它”这种概念没有了。到了共产主义人从私有状态下解放出来,使我们的感觉器官也真正成了“感觉器官”了。马克思说感觉器官就成了理论家,现实就成为理论。不需要再搞别的东西了。这是马克思对生命活动的看法。我们从混元气角度就更好讲了。混元气好,对你也好,对他也好,客观存在,你对它,它对你,大家都好。感觉不存在被“私有”束缚的问题。所以说贫困不只是物质的,还有感觉的贫困。贫困是物质的、精神的、理论的和我们感觉的。真正把私有制破除之后,人获得了解放,这个解放是从我们自身的本质功能确定了是自由的,而不是否定了私有成为自由的。马克思讲的共产主义是从这个高度来讲的。马克思在讲共产主义时还讲了很多内容,我们现在只能讲最根本的。如马克思、恩格斯还讲到关于人的全面发展的问题,要学习全面的知识。全面知识怎么领会?当然要学习现代科学,学习多种技术,科学门类那么多怎么能都学会?怎么学也全面不了。可是如果从气功的角度来讲,从超常智能去搞学习,超常智能是整体的,整体的就是全面的。不从整体的超常智能去搞学习,没办法掌握全面的知识。所以马克思讲人是自由的自觉的,和我们讲的人的本质是一样的。他从社会学角度去讲要废除私有制,讲私有制是怎么产生的,私有制是劳动的结果,是劳动异化的表现。人要获得彻底解放就得废除私有。这与气功科学本质也是一样的,只是论述的角度不同。关于生命解放,马克思最早从理论上讲人要成为自由的人自觉的人。在哪方面自由自觉,恩格斯提出了社会领域、自然领域、生命领域,人要成为这三个领域的主人。气功属生命领域,虽然它只是共产主义思想体系中的一部分内容,但马克思早在1844年就讲过:自然科学发展的结果最终将成为人的科学。人的科学首先研究人的自然性,人是自然的人,人体的物理、化学运动和自然科学有很多相关之处,但人的科学更着重的是人的社会性即人的本性。我们气功科学恰恰就是马克思所讲的自然科学最终将成为的那个“人的科学”。从气功科学本质、从共产主义实际情况来看两者的关系,把气功纳入共产主义思想体系就是自然而然的了。而且马克思讲人的解放时讲到人的任何一种解放都是把人的生命活动的一切还给人自己。人没有解放受奴役时,把人的东西让外界拿走了,被剥夺了,被“私有”剥夺了。这里所说的“私有”是广义的,包括感觉的私有。

什么时候才能实现人的自由?按照马克思的观点,到了人联合起来,不作为政治力量,不是和人对立起来的联合体(私有制社会,只要有个联合体就带有一定的政治性),到整个社会成为这种联合体的时候,就到了共产主义自由解放了。我们气功里有很多现象恰恰是马克思讲的共产主义的萌芽。我们搞气功没有政治性。如搞组场“安静”!大家互相发气,心往一块想,成了一种社会的结合体,它没有政治内容,又互相联系,群体效应,不和社会对立也不和自己对立,这种情况就包括了共产主义萌芽在里边。这是从一个侧面来讲这些问题的。

怎样实现共产主义?要实现共产主义没有高度发展的科学技术和生产力是不可能的。前些年我们搞的“共产主义”,包括1958年的大跃进,“文革”的“共产主义”,实际是透支的共产主义。资本主义国家在生产领域中,比如在自然资源问题上也是搞透支,生产点东西要消耗大自然很多物质特别是能源。现在生产一个面包消耗的能源远远比几百年前要多多少倍,等于把子孙后代的能源都预支掉了。这也是一种社会危机——全世界的能源危机。资本主义国家内部能源消耗了,可以到世界各地去掠夺,暴露出的弊病在国内显现得慢些。我们中国把共产主义的意识形态提前透支了,没有物质基础,在经济上就受了惩罚。这是基于对共产主义的理解的片面性造成的。我们搞气功就应该认真地学习马克思关于共产主义的论述,懂得气功科学是马克思主义的重要内容——是与实现共产主义有着密切关系的内容。

有人问,人的本质是自由、自觉的,人有过自由、自觉吗?什么叫自由、自觉?是怎么建立起来的?

马克思主义和气功科学都认为人的本质是不断进化的,现代人与原始公社的人有着根本的不同。但有一点:在人之所以成为人那时起已经与动物不一样了,人有了独立的思想——脑细胞的意元体,它不仅可以反映外部事物,而且还可以反映自身。虽然高级动物也有意元体,可以思维,但它与人的意元体不一样。人的意元体不仅能反映外部、反映自身,还能反映意识自己的反思,这是动物所不具备的。可以教会高级动物简单的劳动、思维、语言,但不能教会它进行反思。(几千年、几万年后能不能做到?我们想,动物在进化,有了人的帮助,肯定会做到而且很快。)人开始成为人就有了简单的反思。例如,动物最根本的生命活动有两条:一,自身的生命代谢,要吃;二,繁衍后代。高级动物在繁殖期都有排他性,雄性排斥别的雄性,据此,动物就不能建立起自己的联合体,但人已脱离了动物界,原始公社时虽也是乱婚、群婚,看起来与动物没什么区别,恩格斯在《家庭、国家、私有制的起源》中说过,但它克服了动物那种由于性关系产生的同性之间的排他性,建立了群体,社会需要压倒了性的需要,这是最早的原始公社的道德观念,已经和动物有了本质的不同。为什么能这样?就因为人的意识能够进行反思,因为不团结起来,没有群体的联合就不能维持种属的存在。说明最初级的人就建立了人的理性观念,思维方式和动物不一样了,人的意识有独立性了,能够反思了。在这点上人不同于动物,是自由的。他的行为不仅仅是只为了生理的需要,还有社会(人与人的关系)的需要在内,而且社会需要大于、强于生理的需要,动物没有这种思维方式。从这个意义上讲,人在成为人的时候,人的思维的自由、自觉的特性就表现出来了。原始公社的群婚似乎与动物无区别,但从道德观念、理性观念上已经比动物高出一筹。西方心理学家不懂得这一点,也就不能理解人与动物的区别。他们仅根据婚姻形式如是对偶婚还是群婚、杂婚、乱婚来判别人的文明程度,却没看到人已经有了理性概念,已经从实践中认识到人们需要集体联合起来,向自然作斗争,表现出在意识活动和思维方式上已经有了一定程度的自由和自觉。

原始公社向前发展,生产力提高了,大家在一块劳动,共同享有,没有私有,没有剩余。他们在有联合起来的需要方面表现是自由的,但从他们整个生命活动来看,还没有取得真正的自由。劳动是生命活动的表现,吃、组成集体都是生命活动的表现,在这个意义上可以说人曾经有过自由、自觉。但分析一下,这些都是为生命所迫,因而也不是完全自由的。以后社会向前发展,生产力再提高,在部落公社里出现了部族首领等一批不劳动者,慢慢产生了私有财产,产生了私有观念。劳动的成果如捕获的猎物、采摘的果实成了物化的劳动。劳动本身从人的生命活动的组成部分,到私有制的奴隶社会变成了被强迫的行为,成了吃的手段。劳动才给你吃,劳动不再是生命自由的表现。到资本主义这一现象发展到了极端,不劳动就无法生活,大自然也已经人化,劳动本身变成了谋生手段,人的自由、自觉完全被剥夺。但从另一方面,资本主义又把人向前大大地发展了:科技的进步,工业水平的提高,把大自然界变成了人化的自然,人和自然界联成一体了,人的整体性、自然的整体性更好地体现出来,人的本质、人与社会的整体联系、人的社会性也得到更好的体现。私有制是残酷的,但社会却向前发展了,这就是私有的积极意义,这一切谁也左右不了。从气功看人的“自由”,私有制社会开始后劳动就没有自由了;占有生产资料的统治者怎么样呢?他要想怎么统治、奴役劳动者,怎么维持他的占有利益,从另外一方面他们也被私有财产占有了,他也是不自由的。

随着资本主义社会向前发展,西方的发达国家物质丰富,经济飞速发展,劳动者生产的大量的物质财富要消耗掉,资本家才几个人,还是要工人、群众消耗,客观上不能不让工人的生活 水平得到提高,吃的穿的比一、二百年以前好得多了。生活的改善,也引导人们把一切放在物质上去了,这样就使得西方产生了巨大的社会弊病:把人的本质忽略了,从反对唯物主义变成了拜物主义,一切行动都为了“物”,人的精神活动没有了。人们追逐物质享受,物欲横流而世风日下,为了物欲不惜采取一切手段,犯法都不怕。过去人们思想里还有个宗教、神学作为精神支柱,随着科技的发展,神学的力量没有了,“上帝创造万物”没什么人信了,精神空虚了。所以西方出现了各种各样的怪现象,有的国家很多青年去大森林,和原始人一样赤身裸体,抹上泥巴,说是追求自由享受。六十年代美国出了一个民间宗教组织一“人民圣殿教”,有很多知识分子参加,最后由于被通辑而集体自杀。所以人的自由本质在西方完全丢失了。科学发展了,但解决不了私有问题,科学越发展,私有越厉害,劳动生产的物质越多,劳动者受奴役的程度越重。劳动的产品成为强迫劳动的力量,进一步使劳动者失去了自由。这叫劳动的异化。劳动异化是私有制的产物,还有精神的异化。原始公社时,人对自然不认识,出现对自然现象的神化和原始宗教——图腾谟拜。这也是人的精神异化的结果,最后成为统治人思想的精神枷锁。从经济上从现实上,由于劳动的异化,私有财产把人束缚起来不自由了,神把人囚禁起来不自由了,两重枷锁使人不能自由。科学发展了,但私有制解决不了,神学也就不能完全真正解决。由于马克思主义的辩证唯物主义的思想在西方没发展起来,西方的思维方式仍停留在运用形式逻辑的办法认识事物。逻辑推理既不能证明上帝的存在,也不能证明上帝的不存在,互相说服不了对方。在对于精神的实质科学还没有认识的时候,对神学问题的正确认识也是无法解决的。西方科学家认为精神不可研究,东方的科学家也把精神视为禁区,于是人就始终在这两个枷锁当中得不到自由。人真想得到自由、自觉,获得解放,只有:一突破神学,二破除私有。这两个问题解决不了,自由也解决不了。这就是社会现实。企图超越社会现实去办事情是不会成功的。如果科学不发展到一定程度,研究生命是研究不了的。中国古代就有气功,水平不低,著述也不少,但是由于科学水平不高研究不了生命,只能笼统地讲精、气、神,而且最后发展成与宗教合流。只有科学发展到一定水平以后才能研究生命科学。所以马克思讲:科学终将成为人的科学;恩格斯也说:只有那些统治着非生命领域的  自然科学各个学科到一定高度之后,才能有效地阐明各种显示生命过程的运动过程,生命科学才能建立起来。现在中国先搞起气功来,虽然中国科学不怎么发达,但中国气功有悠久历史,因此中国搞气功可以更好地借鉴当代科学,提前接触“精神”领域,研究人的本质。我曾经多次讲过气功科学只能在中国先建立起来,别的国家没有这个条件。因为:一、离开了马克思主义无法研究气功科学。我们国家老老少少都能讲个“否定之否定”,这说明辩证唯物主义思想在我国有深厚的基础。二、中国搞改革开放,思想也开放了,不象过去绷得那么紧、那么僵化了。过去说气功是迷信,用马克思主义的观点讲气功是侮辱马克思,使气功研究寸步难行。现在我们可以用马克思主义的著作、原理来指导气功事业的发展。三、还要有物质基础。小平同志提出了“科学是第一生产力”。小平同志这样一讲把资本主义的灭亡、共产主义的远景、当前的任务等好多问题都解决了。按照马克思主义的观点,资本主义的灭亡不是谁来消灭它,它是个历史范畴。科学走到生产里边来成为第一生产力,科学越发展生产水平越高,高科学、高技术、高生产率,机械化、自动化、电脑控制、商品流水线……大量的劳动被机器所代替,形成当代先进的生产水平。所以,资本主义国家的生产力水平高,不是资本主义制度如何好,而是科学发展快、科学成为生产力了。科技发展到一定高度,劳动性质就变了,劳动简单了,对劳动者的素质要求却高了,不变资本在资本总值中比例逐渐缩小,劳动不再是创造价值的源泉,劳动也不存在剥削了。到那个时候,正象马克思讲的,资本作为历史范畴就消灭了。和国家、党的消亡一样,资本也是自动消灭的,资本的消灭,没有雄厚的物质基础和高度发达的科学技术是难以做到的。历史的进程,不是哪个人可以随意安排或改变的。

我们搞气功懂得这些道理,慢慢对社会的发展就认识了,共产主义是什么也就认识了。小平同志讲的“科学是第一生产力”,不是非常清楚地表明这正是带领我们奔向共产主义么!

马克思、恩格斯讲,人类文化每向前发展一步都是奔向自由的一步。当然,反过来说并不是物质文明发展起来精神文明就一定要同步发展。物质的发展和精神的空虚可能同时存在,形成剪刀差。但是,没有物质,精神是发展不起来的。中国讲了几千年世界大同、天下为公,没有物质基础实现不了。有了物质,同时也抓精神,剪刀差可以消灭。懂得了气功的道理,我们就可以认识到气功和共产主义远大理想是结合到一起的,是不矛盾的。气功也是为了使人们在生命领域走向自由、解放,成为自由、自觉的人,但这不会是一蹴而就的。目前中国建立的气功科学,也只是气功科学最最初级的预备阶段,真正的气功科学还有待于以后一步一步地进行工作,不能幼稚地认为我们学了气功,讲了自由自觉就到了共产主义了。当前,我们要努力作为推动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的重要部分,这就一致了。党中央一直讲物质文明、精神文明要两手抓,我们在工作中有时就精神文明软、物质文明硬。搞经济建设是为了让人民生活富裕,在物质方面富裕起来,容易硬起来。在精神方面,为什么不容易硬呢?因为现在再像过去那样讲舍己为人不好讲了,扫黄只是打击坏的东西,人的意识形态怎么抓,道德怎么建?学雷锋怎么经常化?战争时期政治、业务是统一的,现在虽不能说谁生活得好谁的政治就好,但现在是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是发展生产力,目的是要人们生活得幸福,而气功科学则是使人在生命领域获得解放与幸福,两者也有相通的地方。我们把气功纳入到共产主义思想体系,作党的助手,从气功高度宣传为人民服务,从生命领域讲为人民服务,把自己利益融汇到为人民服务中去,不是舍己为人,而是融利己于利他人之中,把自己和群众混元为一个整体。西方文化的发展注重个体,个人第一,个性第一,互相竞争。东方文化思想是强调群体。气功的理论是整体,家庭、民族观点也是群体,我们把气功融到这里面来,个人、家庭、社会整体了。我们相信气功的“涵养道德”将来一定可以成为做思想工作的一部分,从生命领域把这样的思想方法确立起来,就和社会主义建设一致了。所以我们搞气功也必须和党的方针政策一致起来,要改革开放,要坚持四项基本原则。我们就是由封闭性功法改成了开放性功法,坚持辩证唯物主义,坚持共产党的领导,坚持社会主义方向。我们智能气功在思想方法、学术方法上,都是按改革开放、四项原则办的。我们不能搞唯心论、唯神论。有人认为不讲神就讲不了气功,气功与马克思主义是对立的,甚至说气功这门学问是向马克思主义挑战。我们从来不同意这种提法,我们认为气功科学的发展将丰富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宝库。有些人把气功不适当地抬到过高的地位上去,这也是错误的。我们必须把自己置于党和国家领导之下,不能有任何突出。我们气功只属于文化领域中很小的一部分,要摆正这个关系。气功界有些人有点天马行空,独往独来,就是自己如何如何,党、政都不要了,只搞自己的一套东西。这样不行,这不符合气功科学。党的中心工作是要把经济搞上去,要两个文明一起抓。气功属精神文明范畴,是特殊的精神文明,是和共产主义结合在一起的,我们要把党的方针政策具体化,从民间从群众团体来贯彻落实党的精神文明建设。离开这个本质就不叫气功了。

气功是造福人民的事业,可不可以在经济领域起作用?我们搞战略转移就要解决这个问题。气功是高级科学,要转化成先进的生产力,而智能气功在生产领域、经济领域的威力很快就可以显现出来。我们学术交流会的“论文汇编”第二集已经出版,厚厚的一大本,大家可以看。我们的工作人员朱斯佳同志假期回家,在江西通过与当地人合作在棉纺织厂向织毛巾的棉纱发气,把棉纱的拉力增加了23%,这样毛巾就更结实了,实验还在进行。现在水泥、白酒、酱油、毛巾都搞了试验,效果明显。希望同志们对气功科学和共产主义的各方面的联系要加强认识。

以上从学术思想上讲了智能气功和共产主义是一致的。

下面从前景上看,马克思讲自然科学最终将发展为人的科学,现在西方科学家也讲:下个世纪将是生命科学的黄金时代。要真正发展生命科学,就得走中国气功的路子。所以马克思讲的、西方科学家讲的和我们现在做的这三者碰到一起了。生命科学的发展又会把现代科学、哲学以及气功科学的社会性、科学性、自然性、人性紧密结合到一起,气功的前景、人类的前景、人类的前途、幸福的未来、自由解放的世界,都是可以预见的未来了。要把智能气功科学事业放在这样的高度去认识,不能简简单单看成是治病强身的内容,要从社会科学、自然科学、哲学的高度,科学社会主义的高度去认识它,再干气功事业劲头就足了。应该想到为人类作贡献,在贡献中气功这门学问走在前面了。不用说别的,把气功用到生产上我们智能气功不是第一家吗!这不就是搞发明创造吗?不就是为人民造福嘛?不能满足于每天只是忙忙碌碌地工作,要创造一点东西,要往前跑,跑得越快成绩越大贡献越大。不能整天过驴拉磨的日子,走了十年还在这个圈里。我们前途是无限的,必须日新月异。要有雄心壮志,要为党为人民多作贡献,作大贡献。

  • 上一篇文章: 智能功人应该是创造奇迹的人

  • 下一篇文章: 练形神庄要形气神全方位提高
  •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5篇热点文章
  • 庞鹤鸣教授2018年6月新作 …[2443]

  • 《针灸心法浅谈》出版[5788]

  • 《传统修身法理》出版[7911]

  • 《儒家内圣修持辑要》出版…[8999]

  • 智能气功全套教程硬盘珍藏…[19373]

  •  
     最新5篇推荐文章
  • 无推荐文章
  •  
     相 关 文 章
    没有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没有任何评论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管理登录 | 
    灵通站 © 2001~2018        站长:Grant        页面执行时间:31.25毫秒
    桂ICP备0500048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