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联系站长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灵通站_智能气功资料库 >> 文章 >> 文学天地 >> 正文  
  想起些旧事         ★★★
想起些旧事
[ 作者:风陵渡    转贴自:海洋论坛 健身气功版    点击数:8559    更新时间:2003-10-25    文章录入:admin ]

想起些旧事

风陵渡

这几天很有些怀旧,也许是秋天到了,也许是十年了……

十年前的现在吧,再过十几二十天,就是秦皇岛建校开始的日子。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一直不忍翻看那些旧日记。我也不想记得具体开始的日子,但在我心中,那些都是不容易抹去的。大多数人对于“中心”的概念都是模糊的,(至少我在网上见到的)就是工作过的人,也有很多是肤浅的。如果你见过我们的原貌的秦皇岛,丰润和北京,你一定会珍惜的我们现在。那些都是建设者们用汗水堆积起来的。没有人知道用汗水堆积的难,所以就有人不知道珍惜我们的得来不易。

那时的秦皇岛山里(请原谅我还沉浸在我的旧语言习惯上),一片荒凉,我们去的时候,是带着新奇去的。然后是艰苦的劳动。因为当时的海军408医院已经荒废多年了。所以一切都是从新开始的。最辛苦的是最先去的水暖工,我一直很佩服他们,虽然我不喜欢他们。第二批三十多人,第三批六十多人。再后来的就不算了。那时大家都还年轻,能吃苦,能拼。现在才知道,那次建校,也许是我们最艰难的一次。杂志上登过一些老同志回忆建校的文章,有一些枯燥的数字,我们是那些数字的完成者。我不喜欢唠唠叨叨地谈那些艰苦的细节,或许在我内心深处更渴望珍藏它,又或许我们从来没觉得过辛苦,只觉得理应如此。建校的后期,老师带站庄,就是杂志上说的,有的老师累得吐的那次,那时是在王字楼的二楼。我不记得我认真站庄了吗,反正人家站庄的时候我去睡过觉。但哪怕是今天,如果让我选择是无保留地工作一天,然后累得不想站庄而去休息,还是有保留的工作,无保留地站庄,我还是会毫不犹豫地选前者,因为那时需要的不是站庄好,而是工作好。这也是我对有些人有看法的原因吧。也许有点标榜自我了,但象我这样想法的人在老突击队员中不占少数,这也是我说后来去的老师们不算突击队员的原因。 那时是很辛苦的,从上到下。那是老师第一次借那么多钱,九十年代初,我不知道那时的七十万的概念是什么。所以老师的压力不是我能想象的。我还记得被子褥子都是买的旧的,人家几乎不要的,也许亏待了新来的学员,但有时候我又觉得他们是幸运的,毕竟是自己的家。比起来,以往的石家庄,只能算旅馆了。如果更幸运,也许会用到朱诚老师亲手缝制的。不知道人家怎么看待朱老师,我总觉得象慈母,我不愿意改变我最初的印象。后来找机会听朱老师聊天,反应很敏锐的一个人,心想也只有她才能配得上老师啊。听聊天的时候,朱老师已经比建校时瘦多了,也有白发了。 也许我最想的是我们那些老突击队员。我后来回“中心”,听他们说起我们,虽然他们不知道具体的名字,但对老突击队员是很佩服的。说以后的突击队员,再也没有那么好的了。

十年校庆时,老师在台上提到我们那一批人,说后来有人走了,老师说他“心酸”。因为有些是走的不明不白的,有些是可以教育好的。当时我是眼泪含在眼圈里。事后听说一个男的,听到这句话时哭了好一会儿,周围的人还很奇怪呢,我知道那一定是我们那一批的,也肯定是受了不少委屈。我不觉得奇怪,倒觉得在大庭广众下能看到男的流泪是种福气。我没有去找那个人,他一定不会说什么的了,我能听说这件事,已经是我的福气了。

听说过几件事,总在心里徘徊,挥之不去。气功城停建的时候,老师很着急,有人见过他嘴边长了火泡,还让秘书去师资班借二胡的录音带,借此放松一下。九九年解散的时候,好多天吃不好饭,人一下子瘦下去了,那是担心我们出去后解决不了生存问题。所以,对我们有些人搞传销的,我很同情他们,虽然我也知道他们是那么不争气。还有一次,门卫得罪了来检查的某部门的领导,他对我们很刁难,最后老师当着上千人的面给那人三鞠躬,许多亲眼看见的人都落泪了。我不知道别人是什么感受,我只知道我自己是心疼。(没写一些细节,不是写不出,以后有机会吧。)

无论如何,那些都是已经过去的了,只能永存于心底,也许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有些伤感,但伤感的背后是无穷的动力,所谓悲痛和力量的关系吧。

那些一起奋战过的朋友,不知道你们现在好吗?我想你们。

附上一首诗,诗是当时写的。只是写的当时的心情,后来就再没写过了,也许我那时还年轻吧。到现在我仍奇怪为什么当时有那么好的心情写诗呢。我知道我不适合写诗的,还希望某些人嘴下留情。


山 月


山中 轻柔小溪细细流淌
午夜 独坐在小溪大鹅卵石上
月儿好 悬挂着山头
月光好 揉碎了小溪


于是有极轻微 极细切的话语
响在耳畔
凝神静听


山风轻拂 微微润湿的眼


有谁知啊
这美丽的山和美丽的月
和永逝不返的韶华


另附:我知道文章写得不够流畅,有所顾忌时总难免许多凝滞。见谅了!

我喜欢来我们的论坛,更喜欢以过客的身份去我们的聊天室,大多时候是静静地看。

likenew很好学,我是知道他的年龄的,挺喜欢他的执著。我还想告诉他,网络作课堂是不合适,我也知道你学了好多东西,眼下只能如此了。另外,你的估计是不是太乐观了,没有那么多我们的人上网,且不说老年人居多,就是年轻的,上网的也不多啊。从我们论坛也能看出来一些情况的。

灵君在的时候还有些系统的讲解,不过我得提醒一下,谈个人体会的时候要把好关。我们的杂志当时是有老师把关的。我只是担心误导别人。

版主,管理员的辛苦不用说了,他们的工作很扎实,能聚到一起不容易。但他们似乎更容易被忽略。

有些人在外面发展也不容易,祝你们好运了。

也许正象有人说的,这是我们精神的港湾和家园。

还要提醒一下,个人算不了什么,我们是“背靠大树好乘凉”。珍惜今天的得来不易。

—— 风陵渡 2001年10月15日 发表于 海洋论坛 健身气功版
灵通站 http://lingtongzhan.126.com 编辑整理

  • 上一篇文章: 题赠在远方修功夫的功友:笑——真正的功夫

  • 下一篇文章: 山月
  •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5篇热点文章
  • 庞鹤鸣教授2018年6月新作 …[1729]

  • 《针灸心法浅谈》出版[5586]

  • 《传统修身法理》出版[7763]

  • 《儒家内圣修持辑要》出版…[8909]

  • 智能气功全套教程硬盘珍藏…[19142]

  •  
     最新5篇推荐文章
  • 无推荐文章
  •  
     相 关 文 章
  • 庞明副教授应邀赴山东讲学…[20886]

  • "中心"大事记(1997年9月21…[12634]

  • 情系“中心”[14647]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没有任何评论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管理登录 | 
    灵通站 © 2001~2018        站长:Grant        页面执行时间:31.25毫秒
    桂ICP备05000487号